您好,欢迎来到猫玩互娱!现在是

资讯中心

义乌“冻卡风波”仍在持续 外贸人如何应对?

义乌被称贸易天堂,但这一年多来,义乌贸易人过得并不容易。除了运费暴涨3~4倍、人民币直线飙升,4月“冻卡风波”的爆发更是一度火出圈。风波后的贸易人如今过得怎么样?

冻卡情况仍然普遍

在“冻卡风波”爆发后,5月27日,第一财经记者又赴义乌向贸易人和相关机构了解情况。

据记者了解,目前冻卡情况仍然普遍。外贸行业成为诈骗集团攻击的重点目标,这也主要因为外贸交易流程长, 邮箱沟通为主、易被监控,中小企业缺少内控机制、易被钻漏洞,因此外贸人很可能会在无意间变成洗钱的“帮凶”,或被诈骗集团盗取邮箱并被假扮海外客户的诈骗集团骗取货款等,但结果却是外贸人的账户被冻。这种情况在央行加大反洗钱力度和相关部门加速打击地下钱庄的背景下只会越发频繁。

早在4月初,义乌警方给全国其他地方兄弟单位发出的一纸公开“求援信”火了,这封信也是关于众多义乌外贸人账户频繁被冻结。当时,为了稳定义乌外贸环境,义乌市政府针对银行卡被冻结一事,抽调义乌商务局、义乌市人民检察院、义乌市公安局、义乌市司法局、中国小商品集团等部门人员专门成立了银行账户冻结援助中心,帮助经营户处置银行卡被冻结事宜。

XTransfer华东大区总监户晓黎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近年来,中资行基本上放弃了外贸B2B企业的收付款业务,因为业务特点是收益低、风险高,且外贸订单小型碎片化的趋势也导致反洗钱风控成本攀升,因综合风控成本和收益的考量,多数传统银行开始退出这块业务。前几年,不少外资行也因有意无意间涉及反洗钱而被要求缴纳巨额罚金,这种风险其实防不胜防。

这就导致外贸企业寻求其他手段来进行收付款业务,部分企业就被暴露在风险之下——传统离岸账户频频被关、人民币收款导致账户被冻结等等。此外,某来自新疆的外贸企业主在5月27日还对记者反馈,因为邮箱被盗,诈骗集团假扮客户骗取了其货款。

“由于去年反洗钱监管趋严,不少贸易人都存在账户被冻结的状况。货是发出去了,货款的收款账户却被冻结了,解冻起码要半年,还要求扣钱、退款。”浙江省义乌市赢嘉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陈文婷4月时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一个贸易人朋友被冻结了600万元,为了周转资金,只得去贷款,利息一年几十万。这还是有经济实力的,否则很容易破产。”

此前,第一财经曾报道,国外客户汇款账户可能存在问题,例如曾涉及灰色资金(地下钱庄等),就会导致贸易人的境内银行卡被冻结。

据义乌当地公安反馈,随着“断卡行动”及打击深入,电信网络诈骗案件犯罪团伙与地下钱庄勾结,将诈骗赃款直接变现成货款转给经营户进行洗白,造成义乌经营户银行账户被全国各地公安机关冻结的情况频发,让经营户的生产经营活动雪上加霜,出现了企业因流动资金问题面临破产、经营户支付不了供货商货款,甚至岀现发放不了工资等情形。

账户被冻结后怎么办?

冻卡情况如此普遍,究竟外贸人要怎么应对?

户晓黎对记者表示,“倘若账户被冻结,首先不要慌张,只要是做正当生意没有参与违法犯罪活动,那么就只是涉案,而不是罪犯。刑侦只管你有没有参与诈骗犯罪,而不会去管你正当生意的操作环节有没有纰漏和不标准的地方。因此不要盲目害怕。”

具体而言,首先第一步,当外贸人发现银行卡被冻结了,余额正常显示为0,卡的状态是只收不付,可以选择先等待三天时间,看看账户是否会自动解除冻结状态。一般而言每张银行卡的单次冻结上限是半年,“但是办案人员可以根据案情在半年冻结期满之前执行继续冻结,也就意味着只要需要,银行卡可以无限期被冻结。所以不要觉得什么都不干就可以等半年期满后解冻。主动永远比什么都不干强。”她称。

第二步,外贸人需要前往对应的银行,让银行柜员查询是哪个部门采取的冻结措施,此后贸易人就可拨打当地的公安机关电话号码进行查询,报上姓名和卡号等具体的事件,明确具体的负责单位。

第三步,外贸人需要打印涉案银行卡半年的银行流水,回忆每一笔转账,对应每一笔交易和转款人信息,看看是否存在风险和问题,提前做到心中有数。

此后,一般情况下,当银行卡被冻结之后,本地的派出所会致电,通知外贸人来本地派出所协助调查。外贸人需要带上涉案的银行卡和身份证,前往本地派出所,把具体的情况细节一五一十地交代。

据记者了解,若贸易人在有意无意中涉及了洗钱、诈骗或涉及通过地下钱庄收付款,很难取回被冻结的款项。因此,贸易人能保护自己的方式就是谨慎,避免被欺诈以及成为“帮凶”。

第一财经记者此前报道,之所以众多义乌贸易人账户被冻结,不少是涉及国际欺诈分子打着寻找中国代理的幌子同时允诺丰厚的佣金,专门物色有美元收款账户的外贸企业,借机“洗钱”。有一类非常典型。例如,他此前接到一位外贸企业老板的反馈,一个“骗子”通过某平台向他发送一封“询盘”邮件,邮件大意为“疫情之下,某国的贸易款项收取不便,希望可以帮忙代收款,他愿为此支付5%佣金”。通常,涉及佣金的汇款存在较大风险,需要在风控基础设施、反洗钱反恐怖融资机制上投入更大精力。

Xtransfer首席执行官邓国标也对记者表示,外贸人在沟通中事先了解对方实际身份及公司,主动向客户询问付款人和他的关系,索要相关文件或信息,警惕买家询盘时的不正常行为,例如不计价格,只要求多少金额的货物,且要求快速出货。同时,也要警惕部分非洲买家(付款来自其他国家)。此外,贸易人要谨慎使用自己的收款账户,坚决不能出租、出借、出售。“需要警惕的情景包括: 找上门的新买家让你代收款项;客户给你下的是小订单,让你代收的却是大金额;客户许诺找长期代理、高额佣金,找你‘过手’大笔资金;未通过正规途径结汇,私下买卖外汇。”他称。

此外,他也建议,要养成保护邮箱和账户安全的良好习惯,不要轻易地访问可疑的网站并输入用户名和密码, 可疑附件不打开(-exe、html、msi等为结尾的文件)。如果进入汇款环节了, 在汇款之前一定要做多渠道验证。

汇率和运费成本仍在攀升

虽然和账户冻结比起来,汇率波动和运费成本高的问题并不那么要命,但压力也不小,而且这种成本仍在攀升。

“现在一个高柜已经飙升到了15000美元了,”陈文婷在5月27日对记者称,“一个集装箱柜子的出口货物原本有3万元的利润,但汇率波动可能损失3000元,海运成本暴涨又损失一两万元,一不小心还可能遇到账户被冻结的问题,外贸人的确挑战很大。”今年初,第一财经记者探访义乌外贸人状况时发现,由于义乌仍以出口主导,在人民币半年内升值近9%的情况下,汇率损失不言而喻;运输成本更因疫情而暴涨,集装箱运价翻了三四倍也是普遍现象。截至北京时间5月27日20:30,美元/离岸人民币已经来到了6.3775,人民币相较于去年近7.2的点位升值了近11.5%。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